默沙东研制出新冠口服药,低收入国家是否仍将“一粒难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品达

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研制的新冠口服药“莫那比拉韦”(molnupiravir)近期取得了诸多进展。10月1日,默沙东公布了三期临床试验的中期结果,表明口服药能使住院率和死亡率减半。10月11日,默沙东向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申请紧急批准新冠口服药。

但在新冠疫苗的全球分配极度不均的情况下,新研制的新冠口服药能否在富国与穷国之间公平分配就备受关注。

此前,新冠疫苗的全球分配就十分不平等。欧美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已接近或超过70%,但非洲却只有7.6%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针疫苗。辉瑞、莫德纳等疫苗巨头也拒绝海外厂家生产它们研制的疫苗。

世卫组织牵头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长期无法为发展中国家供应足够多的疫苗,而发达国家却已经开始接种加强针。世卫组织屡次表示,新冠疫苗的分配不均是当前全球公共卫生的重大失败。

新冠口服药如何避免重蹈COVAX的覆辙?好消息是默沙东已经为此作出了一些努力。目前,默沙东已与8家印度药企签订协议,允许这些印度药企生产仿制药,向超过100个中低收入国家低价出售,其中就包括绝大多数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title插图%num

英美专家估算了莫那比拉韦仿制药的生产成本,认为该药一个为期5天的疗程生产成本为17.74美元,售价则可以控制在每个疗程20美元。有的印度药企还表示有信心将生产成本控制在10美元以下。与此相比,美国采购莫那比拉韦的价格高达每个疗程712美元。

公共卫生界认为,默沙东此举是吸取了以前艾滋病药物定价的教训。世纪之交,包括默沙东在内的大型药企在非洲出售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价格十分昂贵,普通人根本负担不起。药企不仅收取天价,还起诉非洲国家政府,试图阻止非洲进口更加便宜的药物,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2001年,药企之间发动了价格战,这才把艾滋病药物的价格降下来。

如今,新冠口服药的分配问题受到密切关注。如果默沙东仍然收取高昂的价格、限制药物的生产,很可能会使企业的名声一落千丈,遭到比二十年前更加猛烈的声讨。因此,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苏伊利·穆恩(Suerie Moon)就认为,默沙东的仿制药协议在为药企开了一个好头的同时,也能使自己获得较好的名声。

但是,对于解决新冠口服药的全球分配问题,仅仅与印度药企签订仿制药协议还远远不够。要想实现药物的全球平等分配,还需要克服许多难题。

首先是已有的仿制药协议覆盖范围不足的问题。默沙东的仿制药协议虽然允许将莫那比拉韦低价出售至超过100个国家,但仍然有许多发展中国家未被包含在内,其中不乏巴西、马来西亚、墨西哥等确诊病例较多、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

默沙东在10月1日发布三期试验结果的同时表示将采取阶梯定价政策,参考世界银行发布的各国收入数据来决定莫那比拉韦在各国的售价。

另外,默沙东目前的仿制药协议都是与印度药企签订的。对印度的高度依赖可能使得未来新冠口服药的供应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在这一方面,国际社会曾在调配新冠疫苗的生产时有过教训。印度血清研究所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商,疫情暴发前每年生产的各类疫苗占全球总产量的60%。疫情暴发后,COVAX的最初计划中疫苗供应也高度依赖印度血清研究所。

但是,今年4月印度的第二波疫情十分严重,印度血清研究所暂停了疫苗出口。由于COVAX原计划从印度血清研究所获得10亿剂疫苗,暂停出口就使得COVAX元气大伤,是其迟迟难以高效运作的一大重要原因。直到本月,印度血清研究所才开始逐渐恢复疫苗出口。

新冠口服药还可能与新冠疫苗一样面临富国的抢购和囤积。早在今年6月,美国政府就已与默沙东签订协议,以12亿美元的价格采购了近170万个疗程的莫那比拉韦。据估计,美国政府这一批的采购量占到了默沙东新冠口服药今年预计产量的近20%。

除了美国之外,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韩国等国家也纷纷与默沙东签订采购协议,率先抢得新冠口服药的供给。默沙东计划今年生产1000万个疗程的口服药,明年翻倍至2000万个疗程。但是新冠疫苗分配的经验表明,供给不足的结果往往就是价高者得。世卫组织的官员也担心新冠口服药的市场将像疫苗市场一样被发达国家抢购一空。

国际药品采购机制(Unitaid)正在计划与默沙东签订采购协议,待世卫组织批准莫那比拉韦之后开始向中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口服药。不过,国际药品采购机制同时也表示,要想确保中低收入国家获得稳定的药物供应,需要发达国家提供超过3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时事

全球封锁最久城市即将解封,韩国计划防疫转型与新冠共存

2021-10-18 15:02:46

时事

供应链阻塞难以迅速缓解,美国高通胀或持续到明年

2021-10-18 18: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