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估值”上市,谁在力挺网易云音乐?

“能上就非常不错了。”

当谈到估值时,一家将于港股上市的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该企业已正式递交招股书。

目前,港股问题在于,大盘低迷,且由于防疫要求,大量路演依赖线上,这也加大了募资难度。

此种局面下,网易云音乐IPO跑步前行。

11月23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启动香港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代码为“9899.HK”。网易云音乐将在全球公开发行1600万股普通股,发售价区间为每股190-220港元,拟募资30.4-35.2亿港元,另设不超过15%的超额配售权,并将于12月2日上午9时开始在香港联交所交易。

客观上,这一价格很难说理想。在三、四轮融资时,网易云音乐每股价格就达到176港元左右,涨幅相当有限。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网易云音乐国际配售开售半天已获足额认购,并吸引了很多不同类型基金参与,包括全球长线基金﹑专注新经济领域的投资基金及对冲基金。

震荡市场下,这是个好消息。

%title插图%num

索尼音乐成为网易云音乐基石投资者,图为索尼旗下音乐人邓紫棋专辑封面。

关键基石

作为下半年港股首家重启全球发售的互联网公司,网易云音乐能顺利上市重要原因在于,大比例基石认购。

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引入网易公司、索尼音乐娱乐、奥比斯投资(Orbis)为基石投资者,总计认购3.5亿美元(约合27.3亿港元)。上市联席保荐人为美银证券、中金及瑞信。

此次网易的基石认购3.5亿美元,假设最终发售价为中间价每股股份205港元,且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则基石投资者认购股份占比约为83.15%;假设超额配股权获悉数行使,则基石投资者认购股份占比约为72.30%。

其中,网易认购2亿美元(约15.6亿港元)股份,索尼音乐娱乐认购1亿美元(约7.8亿港元)股份,Orbis认购5000万美元(约3.9亿港元)股份。基石投资者锁定期为6个月,最低门槛为5000万美元。

网易云音乐上市后,网易仍为网易云音乐绝对控股股东,全球发售后,网易持有网易云音乐超60%股份,投资方阿里巴巴持股占比约10%。

客观上,大比例基石认购的关键在于,网易集团输血。

另一大基石投资者Orbis,为网易最大机构股东。两家占据了基石认购总额近7成。

背后是,网易创始人丁磊对云音乐的高度重视。据多位网易人士透露,他不仅主导了网易云音乐上市过程,更直接掌控关键部门。

云音乐对文艺青年丁磊有着多重意义。这个产品诞生,就来自丁磊出国时,听到一首阿拉伯歌曲后,但在国内的音乐App上怎么也找不到。尽管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了QQ音乐、虾米等重量级产品,但他仍决定进入这一领域,为喜欢音乐的人打造产品。

有网易高管对外透露,刚开始筹备做网易云音乐时,丁磊会亲自过问项目进展,每周都要和管理团队讨论两三次。

索尼音乐入局,则带有鲜明产业性质。

今年5月,网易云音乐已与索尼音乐娱乐达成全面版权合作,获得索尼音乐娱乐数年期的海量曲库授权,双方还在音乐宣发、流媒体服务、在线K歌、音乐Mlog等层面开展合作。索尼旗下知名华语音乐人包括莫文蔚、蔡依林、谢天笑等。

值得注意的是,索尼音乐也入股了腾讯音乐,后者股东还包括华纳音乐等。此前,腾讯入股环球音乐。

这意味着,索尼入股网易云音乐,很难代表两家合作深度能超越业内。但也预示着,网易云音乐走入全球核心音乐厂牌圈。

去向何方?

另一头,网易云音乐上市利好之一在于业绩。

财报显示,截至6月30日,网易云音乐营收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20亿元增至32亿元;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10亿元增至38亿元,亏损同比扩大。

但其毛利率由负转正。负毛利率从2018年的114.7%降至2020年的12.2%。

这一趋势延续。今年前三季度,网易云音乐总营收51.08亿元,同比增长52%;毛利率转正为0.4%。

原因在于,随着反垄断调查推进,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版权成本,也缩小了网易与腾讯在头部内容上的差距。

近期,网易与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等达成版权合作。谢霆锋、容祖儿、Twins、新裤子、痛仰、五条人等众多音乐人歌曲回归。

同时,网易云音乐直播收入飞涨。

三季度,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收入从2020年同期18.5亿元增至24.36亿元;社交娱乐及其他板块收入增至26.73亿元。后者实现了对在线音乐服务收入的超越。

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收入主要包括会员订阅销售,社交娱乐服务收入主要来自虚拟物品销售(直播收入主要形式)。

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月活由去年9月的1.796亿人增加至今年同期的1.842亿人。社交娱乐服务月活由去年9月的2000万人增至今年同期的2110万人。

财报显示,网易云音乐收入成本主要为内容服务成本,包括向音乐厂牌、独立音乐人及其他版权合作伙伴支付的内容授权费,及向直播表演者及其直播公会支付的收入分成费及其他成本。

其收入成本由去年9月的39亿元上升至今年同期的51亿元,主要由于直播收入分成上升,以及内容授权费轻微增加。

但新晋收入大头直播业务面临着政策风险。

2020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颁布《第78号通知》,要求开办网络秀场的直播平台于当月在系统中办理登记。

网易云音乐旗下平台[包括“网易云音乐(歌房)”“声波”“LOOK直播”]登记申请已呈交,目前处于审核阶段。

《第78号通知》还列明若干直播业务的实名制注册规定、限制用户虚拟打赏最高金额、禁止未成年用户打赏、直播审核人员规定、内容标签分类规定以及其他规定。

此外,音乐平台本身在直播上的优势也相对有限。以腾讯音乐为例,三季报显示,当期,其社交娱乐收入49.17亿元,同比下降6%,环比下降3%。

况且,直播平台也在走出风口。11月22日,虎牙报收8.29美元,跌幅3.38%。在2018年中旬,其股价一度飙至54.28美元。

跌落原因包括监管环境趋严,及来自以抖音为代表的泛娱乐平台竞争加剧等。抖音也在入局音乐市场。

当下,网易将希望放在了音乐社区“云村” ,并将视作为长远盈利能力铺平道路的战略决策。

“凭藉对用户参与平台的兴趣及喜好的深入理解,可以根据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创建更多消费场景。凭藉活跃的用户群体、持续拓展的内容生态系统及活跃社区,可在发展过程中了解用户需求,通过满足用户需求获取用户终身价值,进一步推动收入增长,同时管理成本及开支,实现盈利及正向经营现金流量。”网易云音乐在招股书表示。

黄金般社交流量令人垂涎,且能补足网易的生态空位。但关键在于,能否实现。

“很多人只会看一些肤浅的东西,一年利润多少、市值多少。不会为短期看法动摇。”丁磊曾对外表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财经

北交所开市:近百亿资金助推多股上涨

2021-11-16 18:03:08

财经

国泰君安投行总经理被调查,发审、投行反腐大戏大幕只是掀开一角?

2021-11-26 1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