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接种令”遭反弹,美国警察消防员宁丢饭碗也不打疫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品达

德尔塔毒株席卷美国以来,联邦政府和多个地方政府发布了疫苗“强制接种令”,要求政府雇员、大型企业员工或者关键行业的从业者接种疫苗。但是,“强制接种令”遭到了部分民众的强烈抵触,他们宁愿丢掉工作也不接种疫苗。

总统拜登于9月9日宣布了一项十分广泛的强制接种令,要求全体联邦政府雇员、规模在100人以上的企业职工、政府资助的医疗机构员工全体接种疫苗,覆盖人群达到1亿人。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等大城市和许多大学也颁布了类似的强制接种令。

不过,对于一小部分美国人而言,拒不接种疫苗的决心甚至超过了养家糊口的需求,疫苗怀疑、疫苗犹豫等态度仍十分强烈。目前美国允许接种疫苗的12岁以上人口中有22%尚未接种一针疫苗,无论政府采取激励还是强制措施都收效甚微。

比如,纽约市政府8月曾要求全体公立学校职工9月27日前至少接种一针疫苗,否则将遭到解雇。虽然此后有数万名职工接种了疫苗,极大地提高了纽约教育系统的接种率,但仍有约6000名职工拒绝服从强制接种令,选择失去工作。

类似的情况在美国各地都有发生,大学中也有人为此丢掉工作。上周,华盛顿州立大学橄榄球教练尼克·罗洛维奇(Nick Rolovich)及其团队就因拒绝接种疫苗而被解雇,成为全美首位因疫苗被解雇的大学体育教练。

%title插图%num

警察和消防员群体也是拒不接种疫苗的“重灾区”。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已有超过460名警察死于新冠,是执行公务时死于枪击的人数的四倍。新冠也成为了2020年和2021年警察的头号死因。

尽管如此,美国警察仍在反抗疫苗强制接种令。在芝加哥,即使面临停职停薪的风险,也有三分之一的警察拒绝按照政府要求在10月15日前报告自己的疫苗接种情况。洛杉矶警察局则有2600名职工要求宗教豁免,但事实上美国几乎所有主流教派都支持接种疫苗。

此外,由于美国多地存在警力短缺,警察在拒绝执行强制接种令时也认为自己有一定的谈判筹码,料定政府不会冒着加剧警力的短缺的风险而解雇他们。

这种情况与保守派的反疫苗情绪密切相关。特朗普上台以来,尤其是2020年弗洛伊德锁喉致死案发生后,民主党要求整顿警界、限制警察暴力执法,而共和党则举起“法律与秩序”大旗。因此,无论是普通警察还是警察工会等组织都有强烈的支持共和党的倾向。

共和党则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对反疫苗情绪和阴谋论持纵容态度。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对疫苗的表态就一向模棱两可。他和妻子梅拉尼娅在离开白宫前悄悄接种了疫苗,但既未像拜登一样现场直播,也未在当时就公开宣布。

在特朗普的纵容下,反疫苗情绪在他的狂热支持者中已经根深蒂固,以至于特朗普本人也无法控制。8月21日,他在保守派占绝对优势的“深红州”阿拉巴马州召开的集会上号召听众接种疫苗,却罕见地遭到了自己的支持者的嘘声。

接下来,拜登9月宣布的强制接种令预计将从11月开始正式执行。联邦政府雇员需要在11月22日之前完成疫苗接种,而政府的外包人员需要在12月8日之前完成。由于这项命令波及的人数众多,11月起美国社会围绕新冠疫苗势将出现新一轮纷争,反疫苗人士也会提起新一轮诉讼,寻求推翻强制接种令。

不过到目前为止,各地法院几乎驳回了所有的相关诉讼请求,判决政府有权强制政府雇员、公立大学学生、外包人员等接种疫苗。事实上,疫苗强制接种在美国也有着悠久的历史,麻风腮、脊髓灰质炎等疫苗的强制接种几乎没有反对声音。只是在本世纪以来反疫苗阴谋论盛行、政治极化加深之后,“强制接种令”才遭遇强烈反弹。

今年年初,美国的疫苗接种还是处于全球领先的地位,接种率与以色列一道保持在全球前列。但是在初期的良好形势过后,两国的疫苗接种都因政治和宗教对立等因素严重放缓。美国的疫苗接种率从0到50%仅用了5个月,但从50%到现在的66%也用了5个月。

根据凯泽家族基金会的民调,从去年12月到今年9月,表示想“等等看”再接种疫苗的民众比例从39%大幅下降至7%,但“绝不会”接种疫苗的比例仅仅从15%下降至12%。这为接下来美国政府的疫苗接种政策带来了难题,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接种疫苗的民众大多对疫苗抵触强烈,不太容易被说服。

时事

英国歌手艾德·希兰新冠阳性,冬季临近德国确诊数大幅回升 | 国际疫情观察(10月25日)

2021-10-25 9:02:58

时事

埃尔多安宣布驱逐10国大使为哪般?外交风波背后或另有经济考量

2021-10-25 21: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