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了也要行使特权:特朗普就国会山骚乱调查起诉国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品达

10月18日,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华盛顿特区法院起诉了国会和国家档案馆,要求行使总统的行政特权,阻止国会众议院的1月6日国会山骚乱调查专门委员会从国家档案馆调阅特朗普在任时期的档案资料。

起诉书中称,特朗普即使已经卸任总统,也继续拥有总统的“行政特权”,有权在现任总统拜登拒绝行使行政特权的情况下仍然要求不公开相关档案资料。

特朗普一方提出了三个主要的诉讼理由:众议院专门委员会要求调阅的材料与国会的立法职责无关;专门委员会的活动侵犯了特朗普作为前总统的行政特权;委员会也没有给特朗普团队留出充足的时间来处理调阅资料的请求。

“委员会的要求属于无理取闹、毫不合法的盘查,受到了拜登的公开支持,其目的在于非法调查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起诉书写道。委员会则尚未对特朗普的诉讼作出评论或回应。

这场诉讼是特朗普试图阻挠1月6日国会山骚乱调查的最新努力。当天国会正式认证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时,特朗普的支持者冲进国会,导致选举结果认证工作暂停,国会也被迫疏散。

%title插图%num

当天早些时候,特朗普在集会上号召他的支持者前往国会“展示力量”,更猛烈地打击“坏人”。因此,许多人认为特朗普应该对这场骚乱负一定责任。

而早在骚乱爆发不久后的1月12日,特朗普就开始否认自己对骚乱负有任何责任。今年6月,在特朗普的影响下,参议院共和党人否决了成立独立委员会来调查骚乱前因后果的提案,导致众议院民主党人不得不单独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来进行调查。

特朗普近期还指示他担任总统时的下属不得接受国会传票、向专门委员会提供资料或者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9月23日,委员会向特朗普的盟友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发出传票,班农拒不理会。委员会本周将投票决定班农是否犯有藐视国会罪。

委员会希望从国家档案馆调阅的材料包括特朗普出席活动的日程及人员名单、特朗普与班农、福林、朱利安尼等盟友的通信记录、白宫与2020年大选阴谋论者的通信记录,以及关于1月6日骚乱当天极右翼极端组织前往国会的情况记录。

不少法学专家认为特朗普本次提起的诉讼只是他用来阻挠调查、逃避责任的手段。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斯蒂芬·吉勒斯(Stephen Gillers)认为特朗普的诉讼是“赤裸裸的拖延手段”,争取把国会对骚乱的调查拖延到2022年中期选举以后。一旦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就可以解散专门委员会,让调查不了了之。

哈佛大学的著名宪法学专家劳伦斯·却伯(Lawrence H. Tribe)也认为特朗普的诉讼理由站不住脚。“特朗普认为国会调阅资料没有合法理由,这简直是疯了。试问还有什么理由比保护国家免遭政变更为正当呢?”却伯说。

除了与国会山骚乱调查的进展直接相关之外,本案还可能为前总统的行政特权以及美国政府的权力分立等问题提供法律上的先例。

所谓“行政特权”,是指总统对他与下属的一些讨论以及高级别政务活动等材料不予公开的权利。虽然美国宪法没有明文规定行政特权,但最高法院的先例对行政特权予以承认。设置行政特权的目的是给总统的讨论和活动以一定的私密性,使这些讨论和活动得以坦率进行,无需因为担心未来曝光而讳莫如深,影响政府的有效决策。

但是关于前总统是否仍然拥有行政特权,尤其是在现任总统不同意的情况下前总统的行政特权处在何种地位,最高法院尚未有过明确判决。1977年,最高法院曾在一个案件中认为前总统尼克松在卸任后仍然拥有一定的行政特权,但并未明确该行政特权的边界,也未释明现总统不同意行使行政特权时该如何处理。

事实上,关于行政特权的边界以及国会对总统的调查权的边界等问题,最高法院都着墨不多。这是因为此类问题历史上往往都是通过总统和国会之间协商解决,很少把官司打到法院。

但是特朗普无论在任时还是卸任后都对国会的调查权采取坚决阻挠的态度,要么对国会传票拒不执行,要么不断提起诉讼阻挠国会调阅文件。

最高法院此前就曾判决特朗普必须交出自己的税单。在2020年7月判决的一个相关案件中,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就对这种案件深感头疼。“两个多世纪以来,国会和行政机关都能自行解决相关争议,从来无需本院介入。”罗伯茨写道。

而特朗普最新的诉讼很可能又将开启新一轮围绕特朗普相关文件的漫长法律程序。而美国的政治日程表又非常紧凑,目前距离中期选举仅剩一年,竞选活动很快就要展开。1月6日国会山骚乱调查也很可能成为中期选举前的热门话题。

时事

比德尔塔传染性更强?英国一新病毒变体患者比例升高,专家呼吁紧急关注

2021-10-19 18:06:53

时事

德国“交通灯”联盟将正式开启组阁谈判:目标在2030年淘汰煤电

2021-10-20 0: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