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丨深沉的自然之爱

近年来,自然文学创作已经成为热门话题。很多作家主动介入到自然文学当中,用不同题材的作品,书写人与自然的故事,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李青松无疑是中坚力量,正可谓人如其名,他注定与自然文学结缘。他最近出版的生态文学作品《相信自然》,以叙事的、抒情的、论述的不同方式,表达了自己对自然、对文学的新见解。

作为国内有影响力的自然文学作家,李青松长期以来围绕生态和自然的主题,进行孜孜不倦的文学书写。《相信自然》一书中,收录了他近年发表的29篇自然主题的非虚构作品、散文和随笔,书写的对象涉及山川、河流、草木、动物以及和自然相关的传说、典故等等,每篇文章写的对象虽是自然,但文字的背后却是一位作家深沉的自然之爱。

“我们自以为主宰了一切,其实,主宰一切的是自然。”在李青松眼中,自然涵养坚韧与传奇,也涵养爱与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也归属其中。我们的生命,无论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无法从自然中剥离出来,总是与自然的万千关系相牵相连。自然的痕迹无所不在,包括发明与创造,文学与艺术,还有我们的思想和灵魂。相信自然,就是相信美好和崇高。

%title插图%num

何谓自然文学?从学理上讲,可以有很多解读,简言之,但凡把自然作为书写对象的文学作品,皆可称之为自然文学。文学是人学,但自然文学是人与自然、人与万物的关系学。

作为生态文学作家,其敏锐的观察力、与生俱来的惊异感,是最基本的能力和素养。《相信自然》一书,以《哈拉哈河》作为开篇。文中,李青松近距离接触北方这条河流,用生动、温情的笔触,采取写实的方式描绘河流两岸的森林、鸟兽、鱼儿、捕鱼人、四季变幻以及不可言说的、细微的种种美好。对于动物的描写鲜活又形象,彰显出极强的写作功底。如写花尾榛鸡:“花尾榛鸡似锥而小,黑眼珠,赤眉纹,利爪,短腿。体长盈尺,羽色清灰,间或有黑褐色横纹。远观,如同桦树皮,不易被发现。”李青松为动物进行文学画像,写实又精确,强烈的画面感扑面而来。

自然界里,还有一些珍稀的物种引起了李青松的关注。并不是说这类物种价值连城,而是在地球生命起源和演化中,这些珍稀物种在科学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水杉被誉为植物界的“活化石”,长期以来,植物学家们认为水杉早就销声匿迹,只能在化石中寻找踪迹。但就在湖北和重庆交界的利川市谋道镇,生长着一棵有着600年历史的水杉。这棵水杉的发现,改写了植物演化的历史。《水杉王》一文中,李青松通过现场采访、观察、对比,全方位为水杉“立传”。数百年来,这棵水杉历经各种气候灾难,始终巍然不倒。其实树的命运,往往和人的命运有着某种暗合,有的中途退场,有的寿终正寝。在一棵顽强的树面前,人其实没有什么值得傲慢,而树有时候更顽强、坚韧。

同样是写树,其视角是可以切换的。金丝楠木是罕见的名贵树种,有一种至尊至美的气质,不喧不噪、安静沉稳、盖世独一,人称“皇木”。湖北竹溪县的深山里,一直生长着这种树,这里的楠木在明朝时曾经运到北京修缮故宫。《金丝楠木》一文中,李青松不仅对何为金丝楠木进行科普性的叙述,还把金丝楠木相关的历史典故娓娓道来。这种从科学的、人文的双重视角书写树木,立刻让树的文学形象变得饱满、充实。

总体上讲,《相信自然》讲述的是人与自然的故事,其启示是多方面的。在自然面前,我们要懂得天地有定律,四季有成规,万物有法则。我们要学会敬畏自然,与自然和谐共生。若藐视自然、亵渎自然或者破坏自然,必然遭到自然的报复。无论从文学创作还是生态治理的角度讲,自然文学任重道远,优秀的作品从精神层面,能够助力生态文明建设的进程。从这个意义上看,自然文学在我国的发展和繁荣,正迎来历史性的机遇。

(作者:陈华文 编辑:杜尚别)



生活

影评丨《沙丘》:太空史诗的神秘启幕

2021-9-25 2:02:43

生活

Hélio Oiticica:这是人人都能参与艺术创造的时代

2021-9-25 2: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