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环城艺术“马拉松”:诠释分离的时代,重新联结的意义

康泰纳仕集团旗下高端旅游生活杂志《悦游(Condé Nast Traveler)》是美国最权威的奢华和生活方式旅行杂志,其一年一度的“读者之选(Readers’ Choice Awards)”奖项更是全球旅游业界最有声望的奖项之一。在今年的评选中,东京获得了世界各地高端旅游消费者的喜爱,被评为“全球最佳旅游城市”。

这项大奖无疑肯定了东京兼具传统与前沿的自然人文景观及其别具特色的餐饮文化的一面。但这些方面也只触及到这座城市最外在的魅力。此时此刻,秋意浓厚的东京在其全球知名的艺术创意领域正如火如荼地举办着又一件激动人心的盛事——由日本当代艺术平台(Japan Contemporary Art Platform)主办,在文化厅、巴塞尔艺术展和日本现代美术商协会的共同支持下,第一届东京艺术周(Art Week Tokyo)正式向公众亮相。

%title插图%num

蜷川敦子  资料图

谨慎、包容,打响第一枪

首届东京艺术周共设有五十个不同的参与场馆,版图遍布东京市内的不同角落,由银座至六本木、表参道不等。由于目前日本针对新冠疫情的旅游限制并未完全放松,因此首届东京艺术周的揭幕也被视作一次非正式发布的“软启动”,主要是为2022年的正式发布奠定基础。主办方希望通过今年向外界展示东京开放而充满活力的艺术图景,可以为明年更加大型和国际化的活动做好“预告”。

蜷川敦子是东京Take Ninagawa画廊的拥有人,亦是东京艺术周的联合创办人。她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新冠疫情下的国际旅游限制使得日本艺术市场的大量购买力被引到国内,而与此同时专注于当代艺术的收藏家又跃跃欲试,因此“在定期的国际旅行恢复之前,我们所有人都必须用具有创造性和战略性的方法与国际艺术界保持互动,尤其是(保持举办)艺博会。”

谈到最初筹划东京艺术周的缘起,蜷川敦子说,最初是在跟不同艺术从业人员的对话中自然形成了项目的想法雏形。“我们在讨论中认为目前正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可以将东京整个艺术界聚集在一起,呈现其多样性和广度。疫情正是激发人们都积极参与的重要因素。”

从踊跃参展的艺术机构名单来看,想要与国际艺术界重新联结的画廊和艺博场馆并不在少数。1950年在银座开设第一家当代艺廊的东京画廊 + BTAP也在参展名单上,本次东京艺术周上他们呈现韩国艺术家李镇雨(Lee Jin Woo)的单色画——用铁刷在碳层上敲打韩纸——反映出一种冥想的行为绘画形式,这与单色画极简、动态十足的特点一致。其他参展画廊还有村上隆创办的Kaikai Kiki Gallery、2014年第一家进驻东京的西方艺廊博伦坡画廊(Blum & Poe)、森美术馆、Watari-um美术馆、年轻艺术家运营的XYZ collective / THE STEAK HOUSE DOSKOI艺术空间等,全面涵盖了市内最顶尖的商业艺廊和六家首屈一指的现当代艺术博物馆。

蜷川敦子向记者强调:“需要注意的是,‘艺术周’与‘艺博会’是不同的。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和一些基础设施来庆祝东京的艺术图景,而没有将销售作为特定的目标。我们没有对参加东京艺术周的场地收取任何费用。对我们来说,能把年轻的画廊和艺术家经营的空间都囊括在内,这点十分重要。”

承载丰厚的东京艺术图景

首届东京艺术周的logo标志十分有意思:由圆形、三角形和正方形三种元素拼合成字母AWT(Art Week Tokyo),在典型日式严谨简洁的审美中又带点呼之欲出的创意。蜷川敦子介绍说,这个logo出自一位新兴平面设计师加濑透之手。他在参考了传统的日本和东亚的平面图形的同时,又对字母AWT进行解构,重新发明了呈现英文文本的方式。她认为,从熟悉的元素中创新,正是艺术要做的事情。

日本一直以来都拥有着历史悠久而生机勃勃的现当代艺术图景。而作为首都的东京更是集合了全国最多样、最专业的艺术资源,这些独特的优势吸引着国内外的艺术爱好者到东京去寻觅艺术精神家园。

在蜷川敦子看来,东京的艺术品质量高而且十分多样化。无论是历史悠久的大师还是闪耀当代国际的明星艺术家,又或者是已经处于艺术实践职业中期的成熟艺术家和艺术界崭露头角的新星,都可以在这里找得到。此外,别具特色的美食、时尚、设计文化和好客有礼的当地人,这些因素对国际收藏家而言十分具有吸引力。

而另一方面,东京的画廊、艺术经销商和艺术专业人士的职人精神和专业技术也不容忽视。蜷川敦子举例道:“如果希望选购摄影作品或小型的艺术品,那么你可以相信,在东京你将会获得世界一流的装框服务。而且这里的人还有着精致的审美水平和对作品的强烈责任感。这对于认真的收藏家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

日本的艺术资源(如重要博物馆和艺术机构)分布十分集中。在东京不仅有著名的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森美术馆和东京当代艺术博物馆,如果把视野范围稍微放大、把地理范围放宽,其实在度假小镇箱根就有Pola美术馆,美国艺术家Roni Horn正在那里办展;还有千叶县的 DIC川村纪念美术馆,目前正举办国际极简主义和概念艺术作品的展览。目光落到小田原市,还可以发现杉本博司的美术馆——小田原文化基金会;而在香川县高松市的北侧,濑户内海上的直岛的贝尼斯艺术之地,每年都有非常多的艺术爱好者专门来“朝圣”……蜷川敦子说:“总之,在日本,你可以在任何时间都收获到令人惊叹的艺术体验。”

串点成线,连线成片

然而东京是一个如此庞大的城市,如上所述,画廊、艺博场馆等都分散在不同的街道和地区,这使得艺术爱好者如果想在短时间内集中欣赏不同地方的艺术作品变得十分有挑战性。而且地理上的分散也会制约一些不熟路的游客去探索中心地区以外的其他艺术场地。

蜷川敦子在此前接受The Art Newspaper采访时也提到:“从历史上看,不同的艺术圈子、代际和公众之间常常会存在‘原子化’的现象(笔者注:原子化是指由于中间组织的解体或缺失而产生的个体孤独、无序互动状态。),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在大型艺术活动上的尝试从未完全取得成功、也未能扎根东京的原因。”

因此,本届东京艺术周为了打破这一个个孤立的“原子”,十分具有想象力地利用城市交通的主力——巴士来连接每个东京艺术周的“散点”。本次共设置了四条Art Mobile巴士服务路线,每天在上午10点到下午6点之间在指定的四条路线上运行。蜷川敦子坦言,组织每15分钟一班的Art Mobile巴士服务可谓是东京艺术周最大的挑战之一,因为这需要庞大的后勤和人力操作,但对此她依然甘之如饴。“很多人都说,通过巴士服务他们参观了以前从未去过的画廊。”她对记者表示:“对于所有参与艺术周的艺术场馆来说,可以让游客到访真的很重要。”

巴士不仅让所有场馆都可以无障碍地参与到东京艺术周的联动中,还展示了每个艺术机构及其所在社区的独特性。每条路线上,均由今年担任首尔媒体城市双年展艺术总监的驻伦敦策展人马容元亲自挑选了一个特别的艺术家项目来回应“都市之声”这个主题,让这趟艺术“马拉松”不止是一个机械的停靠站点,还可以对其所处的环境和城市的不同地区作出不同的回应。

激浪派成员塩见允枝子在巴士上表演为乘客创作的新乐曲;Group Ongaku呈献乐团即兴音乐表演的历史录音;实验性戏剧家高山旭展示其长期创作的“Tokyo Heterotopia: War Paintings”系列的精选作品,邀请亚洲作家透过诗词回应日本殖民时期的画作。而多媒体装置艺术家毛利悠子则以歌曲为媒介创作了新的声音项目,与歌手和喜剧演员Tablet Jun和音乐评论家Manabu Yuasa共同探讨东京的社会历史。一辆巴士摇身一变成为了表演式艺术介入的独特场域,像一个纽结牵连起日本不同背景及世代的艺术家及团体的共同参与。

蜷川敦子表示:“本次活动的深度与广度,充分反映出东京市民对艺术的支持。我们期待一众艺术人才和艺术爱好者的参与,利用东京艺术周遍及全市的网络,鼓励更多市民大众接触艺术,体现这个非凡都市的文化活力。”

(作者:梁信 编辑:洪晓文)



生活

影评丨《佩德罗》:印度南部乡村的意外

2021-11-16 16:02:50

生活

独家专访|富艺斯中国区主管张源教你如何挑选高端腕表

2021-11-16 16: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