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缝处有光:在全球艺术市场危机中静待“翻身”的艺术经销商

只要还有搜集真实信息的需求和艺术行业的主观性在,数字平台就无法取代画廊和艺术经销商的中介作用。



一提起艺术市场,在大众脑海里出现的常常是拍卖行里此起彼伏的叫价和落槌的画面。实际上,艺术市场是一个包含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多层次生态圈。刚刚提到的拍卖行属于二级市场,是转售艺术品的世界。而一件艺术品被艺术家完成之后,第一次进入的市场,即为一级市场。例如,少数幸运儿作品会被人从艺术家工作室中直接“提货”买走,其他大多是放在画廊、艺术经销商那里代理,或者是在艺博会中出售。作为一级市场中的主力军,画廊和艺术经销商会帮助艺术家代理销售并推广其艺术作品,就像经纪人和明星之间的关系一样。

刚刚过去的两年,笼罩在新冠疫情阴影下的艺术市场面临着“深度调整”。不像二级市场中的几个大型拍卖行拥有立刻改为跨洲线上拍卖的灵活性,一级市场中许多画廊和艺术经销商不仅受困原地,无法再飞往天南地北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收藏家们豪掷千金,一些缺乏资金和规模优势的中小从业者更是日日煎熬,徘徊在倒闭边缘。那么,画廊和艺术经销商们现在的日子还好吗?

Clare McAndrew博士是爱尔兰文化经济学家、Arts Economics的创办人,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近日发布的《艺术经销商抗逆力∶2021年度中期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便是由她撰写,报告主要关注2021年上半年全球艺术经销商在新冠疫情持续挑战下的表现,并集中分析了行内的就业架构与销售情况。

%title插图%num

Clare McAndrew。资料图

报告的主要调查结果包括:对于过去一年中业界普遍关注疫情对就业市场的影响,部分在2020年流失的就业机会已于2021年得以恢复,目前已大致恢复至2019年的水平。在销售方面几乎输赢各半,51%的经销商表示2021年上半年销售比2020年同期有所增长,而45%表示业务有所回落,4%维持平稳,业内整体销售提升了10%。而去年常常被提到的网上销售目前看来势头不减,各级别经销商的网上销售比例均比2019年上升超过一倍,占总销售33%。展望未来,绝大多数的经销商(91%)预期未来12个月销售将维持平稳或有所增加,而且有69%的经销商表示维系与现有收藏家之关系将是他们在2021年的首要任务,其次为网上销售及展览(50%),艺术展参与稍次(41%)。

在全球艺术市场最具挑战性同时也是最具变革潜力的现在,这些令人鼓舞的市场数据确实让人们对未来抱有更大的勇气和信心。瑞银首席投资办公室全球资产配置主管Adrian Zuercher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消费者的储蓄高于经典的衰退-复苏周期,随着全球(旅行)限制继续放松,这将持续推动积极的消费和支出。特别是随着欧美的城市继续开放,可以预期收藏家的消费者信心会随之返回到画廊、博物馆和地区性艺博会。”他指出:“报告中提到的规模最大的画廊希望今年雇用更多员工,这进一步证实了全球艺术市场对今年余下时间中的表现充满了强劲的信心。”

尽管受到疫情打击、二级市场挤压、数字化策略冲击的多面“夹击”,画廊和艺术经销商依然凭借自己的韧性和独特作用在慢慢“收复失地”,并在全球艺术市场中的角色重新定位。日前,报告主笔人Clare McAndrew博士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中,深度剖析了经销商在全球艺术市场中的特有价值,并提出了延续其优势的建议。

《21世纪》:与去年发布的全球艺术市场年中报告相比,今年年中报告的主题和结构尤为侧重艺术经销商在疫情下抗逆力的表现。为什么今年主题的聚焦会产生变化?

Clare McAndrew:每年我们都会撰写全球艺术市场的调查报告,内容覆盖与艺术相关的方方面面,包括销售、展览、收藏家和艺术经销商等,而画廊和经销商本来就是艺术市场中很大的一部分。去年我们编写年中和年末报告时,整个艺术市场都正处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之中,艺术经销商大多都在关注自己应该如何处理被关停而无法开展的业务。到了今年,他们的关注点才逐渐转移到自己应如何从危机恢复到平常的状态。正如我们在调查中看到的那样,尽管现在有许多画廊已经重新开放,但他们并未处于一个正常运作的状态。

此外,艺术市场上普遍公开发表的数据大多是与拍卖相关的,人们可以轻易地在网上就能查阅到。但对画廊和经销商而言,他们的销售有不少是基于私人洽谈下成交的,不会对外公布,所以他们圈子里发生的事、实际的状况,对外人来说并不清晰可见。因此,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可以对在过去非常动荡的18个月中艺术经销商的表现进行一次深入的观察。

《21世纪》:今年的报告中没有包含“展览和艺术市集”“支持和策略”这两章。这样调整的原因是什么?

Clare McAndrew:虽然这些内容没有独立成章,但这些内容实际上都已经包含在今年的报告之中。有关政府提供的资助等的调查,在去年的报告中我们进行了特别的解读。在这一点上,某些国家或地区去年承诺给予的收入支持,今年很多已经送达各个艺术经销商,而且这也与今年年中报告的主题不太相关,因此并未收录。

今年我们真正想要关注的是一个角度稍微不同的主题,那就是观察艺术经销商们的就业情况,以及如何才能在这场危机中平稳过渡。去年很多画廊都预测今年可能会出现大量的失业,画廊会倒闭。但事实上今年的调查结果却十分乐观,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失业,甚至还恢复到2019年的就业水平。而在线上交易平台取得了让艺术市场感到惊讶的销售成绩,在这种背景下,画廊、艺术经销商这些中介未来应该如何体现自身的价值等问题,这些是我们本次报告的重点。

随着画廊和艺术经销商慢慢适应了新的市场环境,我们也迈进一个新的时期。今年全球艺术市场预期将会一切恢复正常。但实际上它还没有恢复到那个程度,我们仍然看到有展览被取消了,或者以不一样的方式在举办。所以我们调整章节的最大原因还是希望这份报告的主题与全球艺术市场所处的当下互相吻合,反映画廊是如何适应新环境的。

《21世纪》:报告中提出了一个猜想:数字技术的发展可能会削减画廊和艺术经销商作为中介的重要作用。但事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Clare McAndrew:我曾经为音乐、图书、电影等不同行业撰写论文,经过调研发现数字技术确实削弱了中介的作用。但在艺术市场中,事实却并非如此。

研究表明,画廊和经销商的中介的作用在全球艺术市场中仍然很关键。每当有大量艺术作品涌入市场,人们仍然需要中介的专业知识和建议来帮助他们筛选、确定不同的作品的质量高下。无论是线上平台还是只会默默无闻地把艺术品摆着卖的艺术商店,他们能发挥的作用跟画廊和艺术经销商相比真是天差地别。

买家最看重的艺术经销商的重要品质,是他们长期深耕该领域而且拥有了对藏家喜好的了解、深厚的艺术收藏知识和专业技能。我们的调查显示,有80%在艺术经销商行业中的从业人员拥有大学学历,其中超三分之一甚至是某一艺术领域中的博士或高级研究人员,他们对艺术市场特定领域有着十分丰富的知识和深入的见解。而那些背后实际上没有“掌握知识和经验”的线上交易平台或普通艺术品零售商跟他们完全无法比较。

所以我觉得只要还有搜集真实信息的需求和艺术行业的主观性在,中介总会有作用的,这些开发出来的新平台,他们无法取代中介,不过是在市场上创造了一个新的区间而已。

《21世纪》:未来,艺术经销商应如何维持其特性和优势?

Clare McAndrew:这个问题挺难回答的。在过去的18个月里,我们在三项调查中看到,在这场危机中,画廊和艺术经销商倾向于向他们已经认识的买家出售艺术品。所以未来要成功的关键,将取决于他们能否接触到新的买家。

从目前艺术经销商手头现有的客户来看,即便买家真的很活跃,但在某些时候他们的消费也会变得有点饱和,买不动其他东西了。我建议艺术经销商在发掘新买家的时候,不仅可以到不同的地方去找买家,同时还可以考虑从不同年龄层的维度去寻找新的买家。有很多成熟的画廊长期专注于持有和维护那些已经拥有了大量藏品的“婴儿潮一代”收藏家的关系,但是他们有些可能已经过了热衷并积极收集艺术品的阶段了。因此,让老藏家对新事物产生兴趣,或者去吸纳新世代的藏家都是好的办法。

其次,我认为艺术经销商们显然需要更加能够适应数字化的新策略,这将是赢得未来的又一关键。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听到收藏家反馈说,即使他们会在网上购买艺术品,但仍然更喜欢在现场看到艺术品的体验。所以,线上线下并行的运作可以让人们的体验更加丰富和特别。如果能让艺术品销售的业务在线上和线下积极互补,保持活跃,将是最成功的方案。

(作者:梁信 编辑:洪晓文)



生活

心系“风雨飘摇”的山西文物 “撑伞”守护人类精神遗产

2021-10-23 2:01:48

生活

《漫长的告白》:情迷柳川

2021-10-23 2: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