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挂羊头卖狗肉”为何屡见不鲜?

%title插图%num

基金经理们被投资者“牵着走”,有人反思,如此做法和散户炒股没有区别。 (视觉中国/图)

“华安文体健康”“南方现代教育”“银华互联网”“建信大安全”“国泰互联网”……这些基金有什么共性?不是收益特别高,而是都重仓了与自己主题毫无关联的锂电池股——宁德时代。

2021年9月,A股市场以白酒、医药为代表的抱团股票遭遇重挫,不少主题类基金转移了视线,不约而同地盯上了另一个热门赛道:新能源。

因为与基金主题约定的投资标的迥然不同,市场质疑公募基金助推了“追涨杀跌”的行业乱象,基金公司丢掉了自身的“契约精神”。

目前,无论行业内或是监管层面,都没有任何相关的规定条款来限制这一行为。目前大多基金合同中,基金管理者都会承诺将大部分资金投资于与基金名称相对应的领域(通常会有10%—20%的资金不限投资范围,为自由资金),但违反这一规定,基金经理或公司也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基金经理们通常将自己的“自作主张”解释为“好意”,因为基金经理灵活转换“赛道”能够避免基金亏损。“你总不能眼看着投资者不停亏钱什么也不做吧?”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经理这样解释。

比如近期教育股集体重挫,相关的主题基金净值大幅下跌,但一只名为“南方现代教育”的股票基金却因为大幅持仓了新能源而逃过一劫,相比同类基金动辄腰斩的亏损,该基金今年以来的收益高达20%,有基民在天天财富平台上激动地给基金经理留言:“战战兢兢打开基金账户,竟然大赚!”

然而这种“意外之喜”只是个例,基金经理们大多会遭遇“被迫调仓”,在某些热门题材追涨杀跌之时,会被客户强烈要求“移仓”,如果没有重仓就要被灵魂拷问“你为何没有重仓?”

更深层的恐惧,是基金经理担忧被市场同行“甩下”,因为根据目前的公司考核制度,核心在于市场排名而非收益多少,基金经理们的首要目标是保证和其他人共同进退,以免被拉开差距。但这类行为客观上导致了许多基金挣钱,基民却亏损的现象。

来自客户的“威胁”

陈晨在上海的一家中型基金公司任职,2020年他升任了基金经理,却在2021年遭遇了一次职业危机。“我被自己的大客户‘

财经

北京证券交易所建设思路曝光:维持新三板“层层递进”市场结构,同步试点证券发行注册制

2021-9-3 18:02:58

财经

元宇宙的“虚拟”和“现实”:AR、VR成投资风口,刚需场景缺乏

2021-9-11 1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