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宫今年底完工,深宫国宝将有南国新家

中国建筑国际集团有限公司香港故宫项目负责人王勇(左一)带领记者参观即将竣工的香港故宫(10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吴晓初摄

新华社记者陆敏、陈珮盈

在香港维多利亚港畔的西九文化区,一座类似古代器皿方鼎的巨型建筑面朝大海昂然矗立,金色外观在阳光下分外抢眼。

这是北京故宫博物院与香港西九文化区管理局合作建立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下称“香港故宫”),为北京故宫博物院在内地以外的首个合作项目,将成为香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崭新地标。

香港故宫三面环海,占地约1.7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4.3万平方米,主体建筑为一座7层高的博物馆大楼。项目于2019年4月24日正式动工,目前主体工程已基本完成,预计于今年年底完工并全面交付,明年年中对公众开放。

这意味着,北方深宫国宝有了南国新家。南北两个“故宫”,一个凝聚了古代匠人的智慧,一个展现着大国建造的风采,隔空遥望,共同守护和传承中华文明。

致敬传统

香港故宫整体外形借鉴中国传统器物“上宽下聚,顶虚底实”的美学特点,呈现出方鼎的独特造型,营造出一种稳定而厚重的历史感。

设计有多独特,施工就有多难。说起建设过程,中国建筑国际集团有限公司香港故宫项目负责人王勇用了六个字:过五关斩六将。

“上宽下聚”体现在建筑结构上就是一个高倾角的斜墙,最大斜墙的斜度达到1:3。近距离站在“方鼎”前,记者立即感受到这斜墙带来的视觉冲击。“整个博物馆大楼共有4组组合结构柱支撑高达4层的悬挑结构,铁板厚度达100毫米,仅钢铁用料就超过480吨。”王勇说,每个接驳位置需要4组工人连续烧焊12个小时才能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建筑外墙大面积使用清水混凝土,即墙面直接以混凝土示人,不再做任何装饰面,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古朴质感。“这个工艺对各方面的要求非常高,比如平整度、色泽以及孔洞的密实度。混凝土本身颗粒很粗,想做到特别平整很不容易。”王勇说。

香港故宫借鉴了很多北京故宫的设计元素,比如正门的10扇门,每扇门上都有每排9个共9排门钉;门前地面上的20多块透光玻璃板,布局和弧度都模拟故宫门前的金水河。“用这些元素与北京故宫呼应。”王勇说。

走进主楼,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参照北京故宫空间设计最大特色的中轴线概念,将中轴线水平递进的空间布局巧妙转换成垂直递进,从而构成了三个朝向不同角度的中庭空间,将不同楼层连成一体。

科技赋能

每一位走近香港故宫的参观者,很难不被其金色外观吸引。4022块金色铝板营造出琉璃瓦般的外墙效果,近看每块铝板都是曲面带孔、形状不一,孔洞由下往上逐渐变大、由实心变为空心,虚实渐变,相映成趣。

这样的铝板若用传统方式生产,加工耗时久、安装误差大。“现在我们采用建筑信息模拟(BIM)技术,辅助生成每个构件的加工图纸,全过程指导生产和安装,大幅提高了生产效率和精准度。”王勇说。最终,4022块铝板成功生产和安装,达到了误差在3毫米以内的施工精度。

对于珍藏国宝的博物馆来说,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恒温恒湿、防风抗灾、安保防盗都不可或缺,工程团队通过一系列复杂精密的系统予以保障。他们调校了超过8000个阀门、1224个风嘴,实现馆内空调温度控制精度在±2℃,湿度控制精度在±5%相对湿度。

消防安全无疑是重中之重。Novec 1230洁净气体灭火系统、预动式花洒洒水系统、楼梯增压系统等各类高难度的消防系统齐齐上阵,协同工作。

“文物储藏室采用的是Novec 1230洁净气体灭火系统,可以在30秒内将惰性气体充满400平方米的空间,灭火不用喷水,一旦发生火灾,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文物。”王勇说。

良好的观展体验也必不可少。他们在每一根吊顶丝杆上加装了避震弹弓以降音减噪,使整个展厅的噪音要求达到较高标准。

荣耀时刻

“故宫”这两个字,在国人心中的分量不言而喻。

“大家一看到这个项目是‘故宫’,就觉得应该由中国建筑去做。”回想当初竞标情形,王勇说。

中国建筑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自1979年进入香港建筑市场,曾成功完成了香港国际机场客运大楼、港珠澳大桥香港引桥等重大建设项目。“中国建筑在香港这40多年做了无数工程。第一我们非常想做,第二我们有能力做,最终我们拿下了这个项目。”王勇说。

项目开工后,王勇专程去了趟北京故宫。他以前去过故宫,但这次感受大有不同。从一个建筑人的眼光看,建成600多年的北京故宫历经时代变迁和战乱动荡,至今如此完整精美,让他“非常震撼”。

“故宫代表了我们的中华文明,建博物馆就是要保护好这些珍贵的文物,去弘扬和传播中华文化。”王勇说,“这不是普通任务,而是重要使命,必须建好,体现我们当代工匠精神,展现大国建造水平。”

文娱

三星堆博物馆又“上新”

2021-11-1 12:02:18

文娱

古老昆曲如何寻觅当代知音

2021-11-4 12: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