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护风雨中的山西古建?

如何保护风雨中的山西古建?

山西强降雨导致多处古建受损,县级及以下文保单位受损严重;国家文物局紧急拨付文物应急抢险资金

%title插图%num

10月8日拍摄的平遥古城城墙坍塌处理情况。受近期强降雨影响,平遥古城城墙发生局部坍塌,抢险修缮程序已对接启动。新华社发

%title插图%num

10月11日,山西晋中市寿阳县榆城村龙天庙,无保护级别。因年久失修,东配殿已坍塌。受访者供图

近日,山西出现大范围罕见强降雨。

据山西省气象台消息,10月2日20时至7日8时,山西省平均降水量达119.5毫米,太原市平均降水量185.6毫米,全省有18个县(市、区)降水超过200毫米,有51个县(市、区)降水在100~200毫米之间,累计降水量最大为285.2毫米。

山西是我国现存各类古建筑最多的省份,有“中国古代建筑博物馆”之称。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数据及山西省文物局网站信息显示,山西省目前登记在册的不可移动文物达5万多处,其中古建筑有28027处。

此轮降雨导致山西不少古建筑受到影响,平遥古城墙发生局部坍塌、晋祠多处古建屋面漏水、天龙山石窟部分石窟漏水……

据山西省文物局消息,受近日持续强降雨影响,截至10日12时,山西各地共上报1763处不可移动文物不同程度地出现险情,9座博物馆纪念馆出现小面积漏雨、部分构件损坏等情况。目前,山西省文物局正在开展抢险修缮工作。

这些文物涉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77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37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660处、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789处。据初步调查,国保、省保单位主要险情是屋面小面积渗漏及周边护坡岩体等出现滑坡等问题,低级别和未定级文物出现墙体坍塌、梁架倾倒等险情较多。

国家文物局昨日发布消息,已派出专家组实地勘查掌握文物受影响情况,指导文物救灾工作,紧急拨付文物应急抢险资金,支持山西开展因灾受损文物应急、抢险、修复等,确保文物第一时间得到应急保护。

关注

平遥古城一内墙局部坍塌 长约25米

持续的强降雨是大型露天土质文物建筑的最大威胁,平遥古城因此“中招”。

平遥县文物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10月3日至5日,平遥出现强降雨,雨量接近120毫米,受此影响,古城墙第84号内墙发生局部坍塌,坍塌长度约25米。目前,城墙坍塌后脱落地表的夯土、砖块已经得到处理,城墙坍塌段也设置隔离围挡和警示标志,防止发生二次坍塌,确保古城居民和游客人身安全。同时,城墙抢险修缮程序已对接启动。“目前,省市县三级领导、文保专家已经赶赴古城现场指导工作,尽快修复好受损城墙。”

资料显示,平遥古城城墙是中国现存最完好的四座古城墙之一,1988年,平遥城墙被中国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包括平遥城墙在内的平遥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第五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开幕在即,组织工作是否受到影响?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相关工作一切正常,影展也不会延期。

县级及以下文物保护单位受损严重

在省会太原,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晋祠、天龙山石窟、蒙山开化寺遗址出现漏水、坍塌等险情。其中,晋祠多处古建屋面漏水,奉圣寺大殿西南角挡土墙坍塌;天龙山石窟部分石窟漏水,山体塌方损坏景区部分路面。

在运城,盐池禁墙东禁门瓮城大面积坍塌,城台顶面严重塌陷,城墙出现多处裂缝;解州关帝庙崇圣寺门楼漏雨,春秋楼二楼大面积漏雨威胁到“夜读春秋”塑像;新绛龙兴寺因漏雨危及塑像安全。

此外,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临汾丁村民居、吕梁千佛洞石窟万佛殿;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临汾汾西县真武祠钟楼、侯马台骀庙西北城墙、夏县河东特委革命活动旧址等均遭受不同程度损害。

而据山西省文物局文物保护利用处处长白雪冰此前介绍,目前受损更为严重的文物,多集中在县级及县级以下文物保护单位,包括大量未登记在册、未定级、散落在偏远村落的传统建筑。

声音

针对灾害天气应对古建保护制定预案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文化大数据工程中心工程师刘琳琳撰文指出,此次山西古建受损有诸多遗憾。

首先是文保单位对此类灾害缺乏应对预案。山西此次大雨为四十年一遇。文物常有,而风雨偶至。“相关部门既然能对气象灾害作出预报,何不对古建保护制定预案?”

另一个遗憾是过度开发。为了增加游客容量,最大限度地延长其停留时间,扩大商业规模,当今古建筑多被过度增肥。殊不知,古建筑在数百年乃至上千年间形成的力学平衡可能被破坏,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刘琳琳还指出,缺乏保护思路也是掣肘。“山西丰富的古建筑资源,是圈起来研究性保护,还是做商业性开发,又或者像近邻日本一样,让古建筑成为当代生活的一部分?下一个‘几十年不遇’到来之前,山西文保部门能否整理思路,为宝贵且不可再生的古建筑找到可持续的生存方式,且拭目以待。”

呼吁无差别保护乡村古建等各类文物

民间古建筑保护专家唐大华长期关注山西古建筑。

“此次乡村古建筑的损坏,不能把责任完全归为降雨,因为那些倒塌的乡村古建筑此前损毁已经很严重,这次的降雨只是加速了倒塌。”唐大华介绍,“山西的国家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已经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大量乡村古建的日常维护几乎没有。”唐大华表示,相关单位应推进对各类文物的无差别保护,文物保护的经费应该打破文物保护级别的限制。唐大华解释,高级别文物与低级别文物之间很大区别在于,国家级文物在拨款修好以后就变成了一个文物点,跟外界有一定程度的隔绝,但乡村古建筑是“活的”,很多乡村古建筑比如庙会和戏台,现在实际上还是可利用的,对于乡村文化的传承也有好处。

山西籍电影导演贾樟柯也关注到保护级别更低的乡村古建筑。他表示,这次持续暴雨给偏远地区文物保护工作带来的考验是巨大的,建议各方高度重视偏远地区文物受灾情况的排查和抢救工作,防止文物进一步损坏。(记者 张畅 胡闲鹤)

文娱

“国庆档”主流大片票房领跑 《长津湖》33亿元居...

2021-10-8 12:04:16

文娱

第五届中国戏曲文化周圆满落幕——国家京剧院演...

2021-10-14 0:04:24